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腿交
人妻腿交

人妻腿交

菲儿满面泪痕的大口娇喘着,看着我已经跑到身边,修长的媚眼看着我忽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顾不上手腕还系在电线杆上,直接并拢着双腕就靠进了我的怀里「呜呜呜呜,老公……菲儿……好怕……」-
  看着娇妻的哭泣,我心中愤懑与酸楚混杂着在心底搅拌在一起,不停地涌进嘴里,让我品尝着那份让人抑郁的苦涩扭头看了看已经不省人事的陈胖子,我狠狠的上前踹了他几脚「混蛋,叫你欺负菲儿,叫你欺负菲儿」狠狠的踩踏了十几脚,我才被后来感到的雅若拉开「老公,算了,他要丧失意识到明天呢,你现在踹他他也不知道,再说,他下半辈子再也不会有性能力了,这也算对他欺负妃菲姐姐最大的惩罚吧」听着小若的规劝,我才稍稍安心,转而直接解开了菲儿手腕上的绳子,把娇妻从这屈辱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  菲儿揉了揉自己的纤细雪白的手腕也是不甘心的用蹬着高跟鞋的美脚狠狠的踢了几下陈胖子才算解气,简单的披上了小若递来的衣服,在我和小若的搀扶下,皱着下体的不适,三人慢慢的向家走去……-
  自那以后果然陈胖子再也没有找过菲儿,三天后即便我亲自去看了看陈胖子,除了发现他不似原本那样精明强干显得有点蔫之外,倒也没什么异常,不过据菲儿和小若解释说,陈胖子体内的魔法能已经完全被榨光,不光是性能力和记忆力受到影响,大概陈胖子的寿命也会缩短,不过一想到他百般蹂躏菲儿的残酷,我对他那一丁点的同情也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总之,陈胖子已经完全成了我生命中的过客,我很庆幸菲儿不用再继续被这种男人玷污。当然,此时的我,是在不知道以后人生路里的种种遭遇才会在此时做出如此乐观无知的判断,假如我预先知道了这一切,那我这时候恐怕更应该叹息的是,这仅仅是个开始。
-  假期已经结束了,我也要去上班,在这个已经离别酷暑的九月初的清晨,我也暂时告白了我的两位娇妻,搭上了通往公司的大巴。
-  公司的老板还是一如既往的烦人,当然我并没有嗅出今天不同于以往的气味,其实认真来说,我也好久没有来公司了。-
  总之重返公司的第一天我的心情还算不错,直到中午人事部经理找我到楼下吃饭为止,一切都算还好。-
  「你是说?我被解雇了?」-
  「这个……陈方老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也知道目前外贸单子不好做啊,上头压着我……」
-  看着人事部经理的黑眼镜旁留着虚伪懦弱的汗水,我厌恶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继续演戏给我看了。-
  「我知道了,那我上楼收拾收拾东西」「这个,不用着急的,今天这顿我请,我请……」-
  懒得理会他的虚情假意,趁着午休的这一个小时,我回到了自己桌子上收拾着私人物品,等一会财务的人回来上班我清一下工资,就和这家倒霉的公司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  指针指向了13,我也走出了这家公司的大门,现在我兜里揣着的是带薪假的工资,还有不知该如何和老婆们解释的惴惴不安,上班第一天被炒鱿鱼,说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很可笑,也很无奈。
-  总而言之作为一个失业者,我开了门锁,进了家门。-
  「老公,欢迎回来」小小的玄关处,是萧雅若裸着雪白的身子,只用一片围裙勉强遮住一对爆乳和纤细的腰身,跪在我的眼前,用一阵媚笑迎接着我。老实说作为福利来说,此时的我很兴奋,证据就是下身瞬间支起的帐篷。-
  看着我有些慌张的表现,雅若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雪白的小手直接摸上了那顶帐篷,慢慢的摩擦着「呵呵,老公兴奋了,是因为小若的这身打扮么?」
-  我嗓子里发着舒爽的呻吟,脑子里全是小若小手鲜嫩的触感,一时竟然忘记回答小若的提问,不过看到我这幅沉迷的模样,小若似乎在我的胯下笑的更开心了,小手的动作也更快了。
-  玄关处气氛被雅若的动作染满了淫靡,在初恋情人的小手里,我短时间内居然完全忘记考虑了一个问题,菲儿在哪里?-
  小若的倩唇忽然弯出一个魅惑的弧度拔下我的裤子,含住了龟头前端。-
  「哦……别……小若……还没洗澡……出了汗的……」
-  刚刚离开公司前还上过厕所,大概此时小若喊起来会有咸腥的味道吧,不过雅若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大大的杏眼冲我媚笑了一下,含住饱满的情欲,摇晃着那对挺拔的巨乳,在我胯下咂舌有声的服务起来。
-  工作的失意此时被小若制造出的淫靡冲散了不少,我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攀上雅若的俏首,操控起初恋情人的运动速度。
-  就在我还沉迷于与小若的偷情,背后的铁门又是锁孔作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菲儿精致的面容带着少许惊讶与大半的愤怒出现在我的背后,看着我扭过来尴尬的苦瓜脸。
-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菲儿修长的媚眼似乎要喷出火,原本湛蓝深邃的蓝瞳倒影的是我的惧意,小若倒是无所谓的态度,跪在我的胯下还没有停止动作的意思,这愈发的让菲儿生气了我还想拦过菲儿的纤腰安慰一下,不想娇妻直接抬起美腿狠狠踢了我一下把手里提的东西扔了我满脸,转身就进了屋子「变态,色狼,花心萝卜,你去死吧」菲儿气呼呼的坐在屋内的床上,我勉强拉起了还在裹吸我肉棒的雅若,陪着笑脸坐到娇妻的身旁,嗅着菲儿身上独有的体香,慢慢劝起了菲儿……
-  家里的表响了七下,我才疲惫的坐在餐桌前,长舒了一口气。
-  菲儿终于好说歹说被我勉强安慰出了笑脸,倒是我的小若啊,你能不能别那么添油加醋,一开始坐在我后面数着自己的雪润纤细的手指漠不关心也就算了,最后居然还当着菲儿的面示威似的就乳房揉我的肩膀和后背,害的我本来5点30就劝好的菲儿看见我略微享受的表情就又和我闹起来了。这对妻妾,简直就是合起伙来整我啊。-
  三人吃着饭,我努力的想活跃一下气氛,却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这才想起,今天我失业的消息还没告诉菲儿和小若呢。-
  「这个……小若……菲儿……」
-  我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这个我并不算情愿的话题,毕竟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尽早和自己的妻妾说出来才对。-
  「老公,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还没等我要说出口,菲儿倒是脸上布满了羞红,拦住了我的话。
-  「什么事情啊?」
-  看着菲儿粉腮上的红晕的娇态,我心里还有点痒痒的。-
  「那个……老公……我这个月……那个没来」「哪个没来?」-
  「就是那个啦?」-
  「哪个啊?」-
  菲儿的话让我有些头晕,搞不清楚菲儿在说什么「就是……大姨妈啦……」-
  「啊,你还有亲戚?」-
  我这句话说出来,连小若都是一脸败给我的样子,桌子下的美足踢了我一下,小若解释道「菲儿姐姐怀孕啦」「啊……啊?」
-  看着我吃惊的表情,菲儿的俏脸羞的更红了,抿紧了小嘴,还是鼓胀着粉腮,努力的给了我一个笑容「这……是我的吧?」-
  听到我的话,菲儿原本的笑容有些僵硬住,忽然抬起雪白的嫩手,啪的一声给我了一个耳光「陈方,你个笨蛋!」
-  有些被打懵的我捂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倒是原本还和菲儿斗气的小若拉了拉盛怒的菲儿,摇了摇头,转而冲着我叹了一口气「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不过……不过这件事倒也不全是你的责任,毕竟有些东西你还不知道」我尴尬着杵在在那里,看着菲儿撅着小嘴,第一次察觉娇妻用那种看待垃圾的眼神看着我。
-  「老公,菲儿姐姐虽然和别的男人做……了那么多次,但是菲儿姐姐的子宫只是吸收了他们的精液转化为了魔法能,是不可能……接受他们的精子怀孕的……菲儿姐姐的子宫被魔神大人改造,只会怀上老公的孩子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  听到这里我心中倒是长出一口气,虽然娇妻为了我不得不被别的男人玷污,但是孩子的血统至少还是没问题的,不过轻松之后突然我又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那个问题是多么的愚蠢。
-  「菲儿姐姐,你也别太生气了,老公……有这样的担心也是正常的,毕竟……毕竟……」-
  小若此时也是满脸臊红的不想说出下文,菲儿似乎也是想通了缘由,没有说什么只是轻点了一下头,略微皱着柳眉用美目盯住我接过了小若的话「老公,接下来才是重点,我怀上了老公的孩子后,子宫内既要孕育我们的孩子,而且还要继续承担吸收魔法能的重任……你和小若都不用争了,小若吸收魔法能的效率太低,不顶用的」看着我和雅若还想着分辩,菲儿拦住我们的话头,继续说了下去「而且老公,由于你的身体现在是靠灵能在维系,所以这个孩子的诞生也是一具灵能体,不仅以后他同样需要灵能的补充,而且为了防止你和孩子的灵能发生异斥反应……我们……我们做爱……必须带套了……由于小若与你我的身体也是连接共同的……你和小若做的时候,也要带套……避免各自的灵能在体内流动损坏孩子的肌体」「什么!」
-  我有些恼火的站了起来,这样一来,不就真应了当初陈胖子的那个卑鄙要求,我和自己的妻子做爱要带套,反而她们和别人做要真枪实弹中出?
-  「老公,你冷静点,都要做父亲的人了,这是为了孩子」菲儿狭长的美目在强迫我冷静,可是我心中的阴郁又有谁来驱散它?看着我的怒火,小若此时拉了拉我的衣角,帮着菲儿劝说我「老公,将来……小若也是要怀上老公的孩子的,我们三人要一直生活下去,为了我们的将来,为了我们的孩子,老公,难道你这点牺牲都不能做么,明明菲儿姐姐都可以那样付出了……」-
  听着小若的话,忽然让我心中一阵惭愧,是啊,自己的娇妻们可以抛弃一切来为我付出,难道我却小肚鸡肠,要来计较这种问题?-
  看着菲儿和小若满怀着期盼的粉脸,我长叹一口气,缓缓的把自己重新摁在了椅子上「菲儿,小若,我知道了,对不起,我不该乱发脾气」看到了我的妥协,菲儿和小若也是相视一笑,慢慢的把两具香软的娇躯送进了我的两只臂膀内,三人无言的簇拥在一起,慰藉着彼此的内心……
-  9月3日,我拉着小若站在本地一所小学的门口前,看着远处的菲儿迈着裹着黑丝的纤细美腿,进入了校园。
-  「老公,菲儿姐姐已经进去了,我们也进去吧」勉强答应了一声,我只能不情愿地跟着小若的步伐,慢慢的也随着娇妻的倩影踱着步,不远不近的看着菲儿。
-  星期日,当我终于鼓足勇气把失业的事情和两位娇妻坦白的时候,温柔的她们并没有丝毫怪罪我的意思,感动于菲儿和小若的善解人意,当菲儿提出要在附近的一所小学的新生对外开放日寻找新的魔法能目标的时候,我纵使心里再也不情愿,又有什么立场去反对呢?-
  今天是小学的家长参观日,为了让新入学校的家长放心,学校特意安排了这么个日子让家长随意浏览学校的各项设施,好让家长放心的把孩子送到这里,也正因为此,今天的小学里人特别多,方便菲儿寻找目标。
-  拉着小若的手,按照菲儿的吩咐跟在她的身后,随时准备找到目标后听候她的指示去寻找适合地点吸收魔法能,虽然我心理知道这个安排并不不妥,但是还是一阵不爽,想到自己怀孕的妻子要去主动钓别的男人,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觉得舒服吧。
-  看着过往的家长路人,尤其是男性家长不断地贪婪的扫着菲儿精美端丽的容姿和诱人颀长的美妙身材,我心里一阵妒意,当然,我身旁的小若吸引视线的能力也不差,我的两位娇妻,一时间倒成了这所小学的视线中心。-
  不过菲儿倒是对这种情况显得无所谓,大概习惯了这种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菲儿仍然毫不在乎的寻找着蕴含丰富魔法能的目标。
-  不知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悲哀,大约走了不多远,菲儿就停住了脚步,望了望前面,看着菲儿这个动作,我知道,目标看来是找到了。-
  「老公,看来前面那个人就是了」抱着我的胳臂的雅若指了指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示意着目标顺着小若的手指看去,一个穿着运动服的黝黑男子已经被菲儿搭上了讪,正兴奋的向着主动靠近的大美人解释着什么。大概离的还稍微有点远,我拉着小若稍稍靠近了他们俩,这才听清了对话。-
  「体育仓库啊,你去哪里做什么」「难道学校参观的话不允许去那里么?」-
  「这……这倒不至于,体育仓库的钥匙说起来还在我这,只是……」
-  「只是什么?」
-  菲儿故意歪了歪脑袋,扎着修长的媚眼,这样的可爱动作让对面的高大男子愈发的窘起来,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的。-
  「只……只是……」-
  「带我去看看好嘛,不放心的话你和我一起去啊」菲儿故意撒着娇,对方咽着口水欣赏了一会菲儿的媚态,这才忙着点点头「那……那好……我带你去是可以,但是不要对别人说,体育仓库即便是学校开放日领导也没允许参观,你要告诉别人我就麻烦了」「不会啦不会啦,我就是好奇而已,而且我家孩子最爱好体育了,我也想看看你们学校的体育设施如何」「啊,小姐你都有那么大的孩子了?真不像啊,你比那些妈妈年轻多了,也……也漂亮多了……」-
  大概是菲儿撒着娇拉进了双方的距离,高大的男子一面随着菲儿向体育仓库走去,一面用有些随意放肆的口气和菲儿调笑「哎呀,你在说什么呀」菲儿捂着小嘴吃吃的笑着,假意用雪白的小手打了一下他。拉着小若在后面,我一阵醋意的看着自己的娇妻与别人调情,窝着一股火跟了过去。-
  今天的菲儿穿着露肩的黑色半袖上杉,下身则是黄色的超短裙,美腿上的黑色薄丝袜将圆润修长的腿型勾勒的异常迷人,天气虽然不算太热了,菲儿还是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把那双美足的优美造型尽情的炫耀给留恋她美貌的男人。
-  体育仓库在教学楼的后面,这里相对于学校来说异常的偏僻,即使在这个开放日,这里也没有人,想来也是,体育仓库都是大门紧锁,除了一些杂草,这里实在也是没什么可看之物。-
  一声带着铁锈味道的闷响,高大男子打开了体育仓库的大门,大概是暑假里好久没看的缘故了,远处也明显可以看出菲儿嗅到里面冒出的闷气皱着柳眉的不适表情大概菲儿也知道我和小若跟在后面,顿了顿,拉着高大男子直接进了仓库里,雅若看到这里也赶紧和我一并跟了过去,娇妻想得很周到,把门遮掩上了大半,让我们可以侧着身看到仓库里的全部,而仓库里的人除非走出来,否则不会察觉到门外的动静。
-  「呵呵,你为什么喜欢这里啊,还要特意进来看看」「呼呼,我以前可是很喜欢体育的哦,尤其这个」菲儿指了指远处的跳马,拉着那名高大男子踱了过去,忽然被美女拉住胳臂,穿着运动服的男子显然有些受宠若惊,把什么都抛弃脑后,浑浑噩噩的被菲儿牵着鼻子走。-
  两人走到跳马前,菲儿一屁股坐在了上面,由于跳马是斜放在体育仓库里的,此时高大男子正好是侧对着大门口,完全不知道门外眼前的大美女的老公正看着他们的一切。
-  「呦……嘿……呼呼,你是体育老师,看看我的动作标准不」菲儿带着浅笑,在跳马上假意比划了一个后空翻的动作,娇憨可爱的模样逗的黝黑高大的体育教师一阵大笑。-
  「哈哈哈,标准,标准……」-
  看得出对方是在应付自己,菲儿皱了一下高挺的秀鼻,假意生起气来「哼,就知道笑我,不理你了」菲儿嘟囔着小嘴,撅着娇媚诱人的弧度,红嫩的唇瓣发着魅惑的光泽,连在经常与菲儿耳鬓厮磨的我都被娇妻此时的媚态深深迷住,更遑论那个黝黑的高大男子了「别……别生气……我姓刘的错了还不行么」「哦?刘老师还知道错了呀,哼」菲儿微微甩过黑直的长发,拿修长的媚眼扫了一眼刘老师,便侧过雪白的粉脸,假意不再理会他。
-  「哎呀,你可真是的,真是说的没错,越漂亮的女孩子越容易生气啊,那我错了还不行么,要我怎么道歉才行啊」刘老师嘻嘻哈哈的品味着娇妻的傲娇,慢慢靠近了菲儿一些,看着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似乎这个黝黑高大的体育教师,在这个「密闭」的体育仓库内,打心里期盼着从菲儿那里得到些什么。
-  菲儿狭长美目里的蓝色眼瞳转了转,又看了一眼刘老师问道「你真的知道错了?」-
  「对不起,我错了还不行嘛,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真的都听我的?」-
  「真的,真的,直到你原谅我为止好吧?」
-  刘老师很喜欢这种和娇妻类似情人调情似的对话,带着得意的妄想,这个黝黑的体育教师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菲儿刻意营造出的暧昧气氛中了。-
  「嗯……那好,你稍微走过来一些……好了,停」让刘老师走到距离自己合适的位置,菲儿忽然挂出了一个小恶魔的坏笑,眯着狭长优美的眼睛,忽然抬起一直美腿,用高跟凉鞋的尖足部分直接踩到了这位黝黑高大男子的两腿之间,隔着运动服的裤子,慢慢的用美足挑逗起那根已经微微勃起的肉棒。-
  「哦……」
-  体育仓库内传来的阵阵刺耳的男人的呻吟声刺激着我的神经,不过搂着小若,此时我的不知道为何,心里深处,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兴奋感,连我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难道看到娇妻给别人足交我会变态到觉得活得心理快感?摇摇头,不愿意相信,但是屋内的香艳场景又忍不住吸引我去看,咬咬牙,搂着小若的纤腰,还是忍不住把目光送进了体育仓库内。-
  菲儿的高跟鞋不住的个这样运动裤的布料踩踏着已经支起高高帐篷的肉棒,高大的体育教师却如同小学生一般,站在菲儿的面前双手垂立,完全的沦陷于肉棒上传来的阵阵快感的刺激。
-  「哦……柳……柳小姐……你……」-
  「呼呼,叫我妃菲就可以了」「妃菲……你……」
-  「嗯?怎么了?」
-  菲儿修长的媚眼眨着诱惑的神色,穿着高跟鞋的黑丝美脚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用力的拧了几下刘老师的肉棒,让黝黑的体育教师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粗气「妃菲……你的脚……」
-  「怎么?这么做,不舒服么?」
-  「哦……不……只是……」-
  「呼呼,呐,刘老师,想不想更舒服啊」刘老师无声地大力点头,看到对方如此笨拙的动作,菲儿被逗一阵媚笑,伸出美舌舔了一圈自己的嫩唇,直接美脚几下踢掉了高跟鞋,熟练地用两只黑丝美足拨开刘老师的裤子与内裤,让粗黑的大肉棒蹦跳着暴露在空气里「哇……他的没想到那么大」小若抓着我的胳臂靠在我身边顺着门缝望向体育室内的淫靡,看见菲儿翻出了对方的肉棒,小声的惊呼起尺寸。
-  听到雅若的惊讶我心里一阵无名火,一把抓住了初恋情人的巨乳揉了起来,被我忽然袭击到敏感部分,小若只是轻吟了一声,抬起杏眼看了我一下,马上暧昧地笑起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  菲儿不知道这边的动向,仍然专注的挑逗着眼前高大男子的淫欲,看着那只粗黑的肉棒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菲儿的蓝瞳只是闪了闪,随即带着魅惑的笑容,轻轻地用被薄薄黑丝裹着的小巧脚趾慢慢拨弄起以经硬直的龟头,带着粗黑的肉棒在空气里画着淫乱的圈圈。而另一只美脚则微微下探,直接轻点在对方的黝黑的阴囊上,缓缓地刺激着敏感的睾丸。-
  惊讶于菲儿足交的娴熟,忽然我居然感同身受的感觉到了睾丸的一阵酸麻快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菲儿的脚踩在我的睾丸上了?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小若带着一脸的坏笑,滑嫩的小手已经深入了我的裤裆里,学着菲儿的模样轻轻捏着我的蛋蛋,让我也如同那个粗犷的体育老师一样,感受着睾丸被刺激的快感,只是我这边是小若的嫩手,而那边则是娇妻的黑丝美足。-
  菲儿的一只美脚的脚趾轻轻叩在刘老师的龟头上,另一只黑丝足则一直探在对方的睾丸下,绷直着脚背用黑丝独有的质感与睾丸外的皮肤缓缓摩擦,一点一点的积累着情欲,挑拨着对方。-
  「哦……」
-  看着眼前的体育老师叹息着欲望,菲儿始终保持迷人诱惑的微笑,探在对方裆下摩擦睾丸的美脚忽然分开脚趾,夹住了一只敏感的睾丸慢慢摇晃,而另一只原本用脚趾扣住龟头的美足则上提用滑腻的脚心部位开始磨蹭着龟头,让刘老师兴奋的前列腺液尽情的涂抹在脚心附近的黑丝料上,大概是有些痒,菲儿忍不住的发出了咯咯的娇笑声,愈发的挠的人心痒了。-
  不知道为什么,以往菲儿和别的男人偷情做爱,观看时候我的愤怒都是大于兴奋,这次偷窥娇妻为别人足交,却是兴奋大于愤怒,下身咕叽咕叽的声音传来,原来自己的肉棒也流出了不少前列腺液,全都流在了小若雪白的酥手上,不过好在雅若并不嫌弃,只是涨红着粉腮,一面和我一起观看着菲儿的脚交大戏,一面仍然尽心尽力的为我手淫。
-  「哦……妃菲……你的脚……太棒了……」
-  高大的体育教师如同小孩子罚站一样,闭着眼睛站在菲儿面前,任凭那双黑丝美足在美腿的操控下在自己的肉棒上游走踩踏,来去自由,而菲儿原本雪白的肌肤也抹上了一层樱色,滑腻的额头也出了一层香汗,连带着小嘴也冒出了裹杂淫欲的热息。
-  刘老师的话放佛也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心理扑通扑通的看着菲儿裹着黑丝的美脚在他人粗黑的肉棒上摩挲献媚,心理却在意淫小若的嫩手此时就是我娇妻的那对优美足弓,脑子里幻想着在我裤裆里服务的,也正是此时早就在别人肉棒上停留的那对黑丝美脚。
-  「呼呼……妃菲的脚……是不是很棒?很舒服?」-
  「嗯……」-
  看着体育老师蠢笨的回答,菲儿媚笑了一下「那一会……妃菲让你舒服了……你可要……听妃菲的话……也让我舒服哦?」
-  盯着菲儿粉嫩的樱唇张合出的淫词,完全沉浸在娇妻美脚服务的刘老师早就没有语言可以拿来熟练使用了,只知道一次有一次的点头答应,完全成为了菲儿那对无骨新月般美脚下的俘虏。
-  看到对方的表现,菲儿美脚又改变了方式,原本拨弄睾丸的美脚开始上移擎主硬直的粗黑大肉棒,而另一只黑丝美足则开始不再专门刺激龟头,而是把整个足弓都卡在棒身上,借着底下那只美脚来回的撸弄粗黑的棒身,时不时的用脚后跟轻点一下龟头。
-  原本脚心处就已经被刘老师流出的前列腺液濡湿,现在菲儿改换了足交方式,那只撸弄棒身的美脚的脚后跟也开始染上了不少兴奋的证明,变得湿哒哒的黏在美足上,让原本就已经魅惑至极的那只黑丝美足愈发的透着淫乱的味道。
-  两只黑丝美脚如同黑蝴蝶的翅膀一般,夹着那只黑肉棒在空气中上下翻腾,娇妻纤细的美腿不知疲倦的操控着两只优美足弓刺激着体育老师肉棒上各条敏感的触觉神经,让肉棒完全兴奋的充血,胀大了一圈又一圈。
-  看着体育老师已经瞪满了眼睛,菲儿第二次伸处美舌舔舐了一群粉红的嫩唇,两只黑丝足开始并排用足弓侧部卡主肉棒快速的撸弄起来,突然的提速让笨拙的体育教师叹着粗气,两只手紧紧握住拳头捶在身体两侧,任凭菲儿的美脚既像女王一样肆意践踏着眼前的臣子,又似卑微的性奴一般不辞辛苦的服务着那只粗黑肉棒。
-  这种高贵与低贱,强势与卑微杂糅的淫靡气氛也感染到了偷窥的我,第一次看见娇妻和别的男人偷情如此的兴奋,产生了这么多连我自己也大吃一惊的淫乱幻想,我在小若的手交攻势下,居然看见菲儿在服务别的男人也能得到这么大的心理满足感,这是从未有过的。-
  两只黑丝脚吞吐着肉棒,夹着棒身殷勤的套弄着,黑丝摩挲在阴茎表皮上,发着咝咝的声音刺激着彼此此时敏感脆弱的神经,菲儿的微笑已经变得妖冶十足,一直雪白的手指也被含在唇边,修长的媚眼眨着意义不明的淫荡,趁着刘老师闭上眼享受着美脚的服务,忽然微微侧过俏首,冲着门口的方向,好似在对我倾诉着一般说出了催促射精的淫词「呼呼……喜欢么?舒服么?快一点,快一点哦,快一点用脏脏的,臭臭的,多多的精液……染满菲儿淫荡的黑丝美脚哦,这对淫荡的黑丝美足,就等着精液来弄脏它哦……」
-  看着菲儿此时的媚笑,我再也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抓着小若的爆乳,下体一挺挺的,幻想着此时攀在我肉棒上的就是菲儿裹着黑丝袜的漂亮足弓,将大股的精液都射在了雅若滑嫩的雪手上,而小若只是喘息着兴奋,小手盖着不住跳动射精的马眼,让我的精液一波波的撞击在上面,四散流窜……-
  菲儿的美脚撸动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脚趾紧扣在棒身上,美妙松软的脚掌贴住棒身,造型优美的足弓则不断的发力,将全部的快感都送给了高大的体育教师。-
  到了最后,黝黑的体育教师也按耐不住,一双大手直接放肆的把住菲儿纤细的脚踝,不管娇妻的娇声哼吟的抗议,把住菲儿的黑丝美脚,用力的主动在菲儿的两只美脚中间奋力抽插了十几下,忽然扑哧一声,大股的浊臭精液从他的肉棒马眼口喷射出来,第一注直接打在了菲儿优美纤细的小腿上,第二注,第三注则喷在了娇妻的脚踝附近,其余的力道慢慢减弱,余下开始四散的喷在了美脚的薄黑丝上,顺着菲儿美脚的形状,肆意的把原本带着性感黑丝颜色的美脚涂成斑驳的白黄色,让菲儿的两只美脚尽数的沦陷在精液的污染之下。
-  看着娇妻的美脚上其他男人的精液横流,我内心深处的潘多拉之盒似乎被悄悄打开,放出的不是潘多拉怪兽,而是那股股直击心脏的阴暗兴奋,让我浑身战栗出难以莫名的舒爽……